风水学院 易经风水网站
  • 杨公风水,面授地址江西赣州市
  • 玄空风水,函授学期一年
  • 玄空风水面授对象,已参加的函授学员
  • 杨公风水,函授学期半年
  • 面授期间老师全程辅导,实地教学
  • 欢迎咨询,在线报名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业界资讯 > 世界风水 >

中国风水已经全球化发展并成为融入亚洲及欧美

时间:2015-03-23 16:37 来源:中国风水学院 作者:中国风水学院 点击:

    内容摘要:图为韩国地理风水学会会长朱广锡 图为风水师Angi Ma Wong正在帮助一对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夫妻确定家中的风水朝向 很多人认为只有我们中国人讲风水,但大家可能不知道,其实风水已....




图为韩国地理风水学会会长朱广锡





图为风水师Angi Ma Wong正在帮助一对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夫妻确定家中的风水朝向
 

 很多人认为只有我们中国人讲风水,但大家可能不知道,其实风水已经全面融入到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中,正在迅速的和他们的建筑居家文化相融合。在当下,我们民众和政府还对风水不相信或半遮半掩时,西方已经把它作为一门科学,广泛地引入到了他们的教育体系之中。


风水在莫斯科大受欢迎

 

  上世纪90年代,北京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于希贤,被公派到莫斯科大学亚非学院中国历史系教书,于希贤在去莫斯科的时候,带了本台湾的《大地》地理杂志,上面有他的一篇关于城市风水的文章,叫《中国古代城市风水的选址与布局》。


  莫斯科大学的俄国学生,很多人都精通汉语。于希贤的这篇风水文章被学生看到后,马上就被20人拿去复印。学校后来知道了这件事,就干脆让于希贤开了风水课,给学生系统讲授风水学知识。


  于希贤的风水课开讲了,来的人特别多,听众中不乏有莫斯科大学的院士和教授,还有人穿着中国古人的长袍,头发盘起来,完全装扮成中国古人的样子来听课。


  于希贤说,俄国学生对风水感兴趣,并不是因为猎奇或者实用,主要还是为了求得真知,为了了解风水中的奥秘,他们觉得风水是一种智慧。

 

  因为风水课,于希贤在学校里大受欢迎,校方甚至将他的第二个月的工资就由副教授级提到正教授级,并且换了住房,配备专车接送。


俄罗斯人对风水到了痴迷的地步

 

  在俄罗斯,凡是有卖书的地方就有介绍中国风水的书。在莫斯科最大的百货商店“古姆”商场,这里竟有十几个版本论述中国风水的书:有装潢精致的大厚本,也有简朴的小薄册;有概括论述风水的,也有分类论述的。书中除了文字,还有许多图解,描述非常详细。

 

  俄语的“风水”就是中国风水的音译,它是俄罗斯现在最流行的外来词汇之一。俄罗斯的电视台,每周都有介绍中国风水的节目。一次,主持人问一位戴眼镜的中年俄罗斯妇女:“你是否相信风水?为什么?你是怎么做的?”这位女士说:“我很信风水,因为我觉得有道理,特别是在我按照风水的原则去做之后。”“你做了什么?”主持人问。“我每个星期日夜里1点钟准时将我家里的柜橱挪动一次地方,虽然我丈夫厌倦了我这么做,可是我一直坚持着。”该女士满脸严肃认地说。现场一片笑声。也许大多数俄罗斯人并不像这位妇女一样有点“走火入魔”,但她的话至少可以从一个方面反映出俄罗斯人对风水的痴迷程度。

 

  现在,一些中国风水用品也备受俄罗斯人欢迎,有人结婚生子,都专门到这些店来买一些用品,以求吉祥如意。他们认为,中国是风水的发源地,家里挂上或摆上来自中国的吉祥物,一定能驱散邪气,求得幸福、平安。


德国有上百家风水协会

 

  自80年代开始,在德国,专业研究和推广风水学的机构,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慕尼黑、柏林、科隆等城市,随之出现的,还有一批手持罗盘,金发碧眼的风水大师。

 

  勒斯伯格是一位德国风水大师,具有经济学和社会教育学双学位的他,他自90年代初,就对风水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经过多年的学习,于1996年在波恩成立了自己的风水中心,提供风水服务,并与其他德国风水同行一起创建了风水占卜职业联合会。

 

  截止目前为止,德国的各类风水协会已经多达上百个,德国的书店里充斥着有关风水的专门书籍,风水热在德国的持续升温,促成了德国在1996年还专门举办了国际风水论坛。

 

  该论坛成员由德国医生、建筑师、室内装饰师、土木工程师、商人和经理等不同行业的人士组成,他们对风水的作用深信不疑,并努力在日常工作中将其付诸实施。该风水论坛主席洛塔·拜尔这样看待风水的作用:“不管信还是不信,风水都能发生作用。比如,在公司里,除了董事会的人,雇员们并不知道公司勘测了风水,但调了风水后,公司生病的人确实明显减少了,生产力提高了。”

 

  德国《汉堡日报》的记者海德尔这样描写道:“在汉堡市中心热闹的办公大楼里,你再也找不到有锐利箭头型的墙角、桌角,因为中国风水学认为,在办公室里有这么锐利的尖角会破坏室内的和谐环境,会使生意失败,因而目前在德国的一些公司,代替的是磨得圆圆的桌角和墙角,一些家具商也都按此进行改革。

 

风水进入美国社会主流

 

  目前,美国已有17所大学开设易经风水学等专业课程,至少有十二所“风水”专业学校,提供长达一年的课程,美国的建筑设计院或室内设计学院,都会提供资金给风水学校。每逢周末,无论是内陆的小镇还是沿海的都市,成群的听众会拥入教室,听过“风水”课程的听众不可计数。

 

  从风水学校毕业的学生也是越来越多,从1995年办校以来,佛罗里达州毕业的学生已万余人,加州的风水学校毕业的约750人,毕业的学生开业看风水,一般家庭的咨询收费350到500元,公司企业咨询一次收费700到1500元。

  美国的新闻媒体也热衷于报导“风水”题材,洛杉矶有一位开发商,请风水专家为他的豪华公寓看风水,并邀请电视台作现场报导,就连大名鼎鼎的可口可乐公司,也曾因业绩下滑,邀请香港的风水名家李居明为他们的总部勘测风水;波士顿的出版商出版的“风水指南”一书,一直是畅销书,该出版社至少推出十五种新的风水书;美国网络上已有一百二十五种风水书,“风水”现在已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,开始进入了美国社会的主流。

 

风水在法国很有吸引力

 

  在法国,民间最流行的中国文化就是风水与生辰八字等内容,有不少法文书籍都在介绍风水。尽管官方没有推动过风水这样的内容,但风水在法国很有吸引力,法国人把它看成是中国文化遗产之一。而各种中国文化遗产在西方的影响正在扩大,很多情况是国人想像不到的,如现在有不少法国人拼命地研究中国针灸,甚至有人把中国传统的穴位理论,硬说成是自己的研究成果。

 

英国人驾车信中国风水

 

  在英国,对中国风水研究较多的是著名科技史专家李约瑟先生,他在《中国的科学与文明》一书中对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不无溢美之词。李约瑟对中国风水有过较深的认识和评价,在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一书中还对中国风水的景观特色作过评价。

 

  另据英国《独立报》报道,东方古老的风水术竟然成为英国驾车者的护身符。中国古代风水术研究者、英国风水协会主席坎奇鲍尔为驾车族们提出了一些小建议:车主们在停放汽车时应该车头冲外,这样可以保持心情平静;汽车里不要放乱七八糟的东西,因为它会吸走司机的生命力;保持车窗清洁,这样“气”就会从外面进入车内;在车里撒一点海盐,它们可以吸收乘客的负面能量;在汽车后视镜上系一条蓝色小丝带,蓝色代表“水”,这样驾车人就会头脑清楚等等一系列知识,受到了英国人的推崇。

 

中国风水在东南亚的传播

 

  自古以来,东南亚地区就受到汉唐文化的影响。这些国家的风水学,主要是漂泊异乡的华人传播过去的。

 

  新加坡大多数人是华裔后代,他们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化,包括儒家文化和风水学。他们把这些优秀的古文化融入到现代社会中,对建设社会精神文明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。新加坡学者伊长林·李普在《风水术》一书中说:“风水是中国闻名于世的一大文化现象,风水术乃古建筑理论之精华。”

 

 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一样,也是华裔把风水传播过去的。不过,马来西亚的华人较少,并且有自己独立的文化体系,风水的影响相对新加坡较弱。

 

  在韩国,风水的信仰一直都是很浓厚的,全社会有90%的人相信风水,国家对风水研究更加重视,国立机构中研究风水的现象很是普遍,这是韩国的一大特色。国立汉城大学就开设有风水理论课程,作为一门独立科目来学习,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。近年来,风水著作不断出版,如日本村山智顺著的《朝鲜的风水》一书在韩国出版,售价高达300多元一本,已销售了10000多册。懂风水的人在韩国社会最受尊重,他们已经形成一种传统。

 

  80年代,日本形成了研究中国风水热,日本的经济实力发展很快,开始认为是儒家思想在起作用,现在考虑是否是风水在起作用。1989年日本成立“风水研究者学会”,把风水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的思想越来越浓厚,要想把在风水研究中落后于欧美的现状改变过来,要在风水研究上理所当然地东方压倒西方。日本有2200所大学,其中110所大学都正式开有风水班,在日本,从文化角度作风水研究的人不少,并有不少专著出版。

 

  尽管风水在国外大行其道,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,但在我国,大多数人则认为风水是一种迷信。自五 4运动以来,我们一直崇拜西方的科技,并向欧美等发达国家学习,但现在连我们的“老师”都回归到风水——它一直被认为是中华文化传承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而我们却在质疑,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大的遗憾吗? 

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WWW.FSMBA.CN | 易经风水网站版权所有
地址:易经风水网站 风水,风水师,风水培训,学习风水,命理,八字,取名改名,易经  咨询QQ:524153840 / 524199848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 粤ICP备10005354号-1 统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