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水学院 易经风水网站
  • 杨公风水,面授地址江西赣州市
  • 玄空风水,函授学期一年
  • 玄空风水面授对象,已参加的函授学员
  • 杨公风水,函授学期半年
  • 面授期间老师全程辅导,实地教学
  • 欢迎咨询,在线报名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易经学院 > 名人论易 >

在诺奖项目动手之前,杨振宁李政道都算了一卦

时间:2015-03-15 15:12 来源:中国风水学院 作者:中国风水学院 点击:

    内容摘要:易经是一部揭示变化的华夏经典,西人有把I Ching干脆翻译作The Book of Change的。本讲义是一种诠释,是解析人怎样来探索和揭示变化的序的尝试。 我们的先祖具有深邃的智慧,把不易涵....

易经是一部揭示变化的华夏经典,西人有把“I Ching”干脆翻译作“The Book of Change”的。本讲义是一种诠释,是解析人怎样来探索和揭示变化的“序”的尝试。

 

我们的先祖具有深邃的智慧,把“不易”涵盖在了“易”之中。对个体而言,“不作为”是“作为”的一部分,而且是很重要的部分。“天道恒常”或“天道有序”,问题是怎样调适你自己的思维和行为,来顺应他。天道无所谓盛衰、顺逆,处在现时现地的你却有,而你所能做的,也只是顺势而为,或不为,来变易自己的心态、形态、和作为。因此,易经又是一部“占卜之书”,帮助你勘悟天意,从而顺应他,来调整自己的作为或不作为。

人永远需要在不确定状况下拿主意和采取行动,冀求自己(比邻人)更发达、更顺遂,至少是更平安。小至何时搬家,何处购屋,要不要生孩子、何时生,入哪个行,嫁哪个郎,做什么投资,等等的取舍,大到参与哪个群体的行动,为什么要为之贡献自己的精力和智力,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……种种博弈,信息永远是无从“对称”的。决定和行动的效果,要久远才展现出来,而你做了抉择,影响也无法“归零”,擦掉重来。简言之,你不得不在风险决策中诉诸信念,尽管你可以替自己的信念套上“科学” 或“事实”的外衣。因为人必须向自己证实,也需要向他人证明,“我”更有机会平安、顺遂、发达,是因为“我”顺应了天道,得到了他更好的庇佑。也因此,易经的占卜功能响应了这基本需要,浩浩荡荡开发出极为普泛的应用。

 

笔者愿引用一个案例,来喻解这层道理,在易学探询的途程中它曾带给了我不少启迪和信念。

 

早在1970年代的一天晚上,我从“美国 之 音”听到了有关杨振宁、李政道的故事,(当时为了学英语,许多知青都有冒险收听“敌台”的经验,)给我的冲击之大,简直莫可名状。播音员讲解说,杨、李成功颠覆了当年被深信不疑的一条物理学定则——宇称守恒定理,而在1957年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,这跟中国古代哲理很有关系,杨、李投入这项有划时代意义的研究工作是受到了易经的启示。杨李合作的成功事迹对我们中国人有着特别的含义,正如杨振宁先生后来所说,他们探索努力的最大的意义在于向世人昭示,中国人的智力并非不如人。十九世纪末美国大兴基础建设,铁路贯通北美大陆后,为了夺走十数万修铁道的华工的工作机会,也为了遏止来自远东的移民潮,美国国会通过了排 除华人的法案,最主要的理据是华人的进化水平低于欧陆民族,大脑发育不足。这种原本就站不住脚的陈腐歧视,直到八十年后才在肯尼迪总统任内在法律上被破除,而杨李的突出表现对破除歧视是贡献显著。

 


 

对当时的杨李二人来说,如果选错了研究领域,不只学术信誉会遭贬损,研究生涯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。


然而,这和易经又有什么关系?记得当时“美国之音”节目里介绍了李政道先生在斯德哥尔摩领奖后的讲谈。杨振宁先生代表两人在领奖仪式上作主题演讲,李政道先生则被邀请在瑞典优秀学生代表参加的讲座里同他们对话。李政道和学生们分享了他对探索精神的体会,用的是《西游记》的故事。他大段介绍了孙悟空不愿意受任何约束,大闹天宫,又和玉皇大帝叫板。各路神仙都被打败后,玉皇大帝头痛不已,只得搬出如来佛去降服孙悟空的经历。猴王翻了无数个筋斗,一连翻了几千年,结果在如来的手掌上看到了自己在五指山壁上写下的“孙大圣到此一游”几个字。李先生告诉瑞典学子,人必须保持谦卑。人类在探索知识尽管进展神速,但须牢记,离绝对真理还非常非常遥远,我们毕生探索得到的认知,仅仅是沧海一粟。

 

这件事我记忆至深,也完全认同李先生的开导,但是两人毅然投入到当时被认为不可能的范式颠覆的探索,受到了易经什么启迪? 事后我问过许多物理学家和学生,他们都回答,从没听说过,或者说这纯粹是迷信。我读杨振宁的传记,甚是含混其词。这种讳莫如深的现象不难理解,人们通常以为,科学是科学,信念是信念,甚至是正相排斥的。把信念活动掺杂到科学研究,是不务正业,不无“迷信”之嫌。多年后,我剥茧抽丝,才终于找到了故事的依据。请看下面的图片。

 


 

文章配图是漫画的杨振宁和李政道

 


 

1962年5月出版的《纽约客》刊登了相关文章

图里大家很容易辨认出杨振宁、李政道两位年轻时的风采,杨先生不到四十岁而李先生才三十出头。这篇专题报道(“宇称守恒的探索问题——A Question of Parity,下文中简称为或“守恒探索”),文章的篇幅相当长,1962年5月发表在著名的《纽约客》月刊上(New Yorker, May 12, 1962; pp. 49-104),作者伯恩斯坦博士(J. Bernstein)是两位先生的同行和朋友,透露出易经占卜助其确立科学探索信念的讯息。

 

为了讲解风险决策需要依凭信念的道理,这里再举一例,说明受到易经启迪的绝不止杨李两人,也不止我们中国人。请看下图。

 

尼尔·波尔的“家徽”


这是丹麦大科学家尼尔·波尔的“家徽”,波尔亲自设计的家族纹章图。丹麦国王为了表彰波尔的非凡成就,授予他象级勋位。丹麦王国的这个最高荣誉授予一介平民,恐怕还是第一次。纹章中间是个阴阳太极真图,上有一句拉丁语的家训:CONTRARIA SUNT COMPLEMENTA,翻成中文就是“相反相成”。波尔对“(阴阳二元)相反相成”——易经的最核心理念——推崇备至,难道还需要费辞解释吗?

 

现代物理学勘破宇宙奥秘的的两大进展,广义相对论主要得自于爱因斯坦的贡献;量子物理学则由波尔开创。不但波尔自己就有伟大的建树,受其栽培和影响的物理学家更是无算,包括多位诺奖得主,海森堡和费曼等在内。波尔有个儿子也是杰出的物理学家,并得了诺贝尔物理奖。

凡在探索前沿奋战过的学者都知道,研究方向和选题非常要紧。尤其对初出道者,如果选错了题,不只学术信誉会遭贬损,研究生涯很可能就此一蹶不振了。对杨李来说,他们所冒的风险就更大了:若是一大圈折腾下来没结果的话,不但在专业发展上损失重大,能不能在美国继续立足都成问题。当时美国的法律对华人移民限制极严,歧视是很厉害的。

 

那么,杨振宁和李政道又是怎样靠易经来定取舍的呢?据“宇称探索”的介绍,他们占卜所用的办法,是周易里“筮占”的简版,就地取材采用美国的硬币做道具。三个硬币,定出阴阳面,以正面(头)为阴?、反面(尾)为阳?;以阴为2分、阳为3分。一抛掷下去,结果立显:三个头是6分、三个尾是9分、一头两尾积8分、两头一尾积7分。设想你抛上一千次,得6分的几率大致是125次,得9分的机会也是如此;得7分的次数接近375次,得8分的次数也同样。要是你抛上十万次,几乎可以肯定,得到6分或9分的将非常接近12500次,即各为1/8,而得到7分或8分的次数将几乎是37500次,即各为3/8。统计学的大数法则确定了这样的结果,条件当然是,美联储指令财政部制作的硬币没被作假。

 

得9分者,即三个尾——三阳,显然是代表三爻的天卦;得6分者,即三个尾——三阴,显然是三爻的地卦?;得7分的,两头一尾,显然是三种情况的组合:尾头头、头尾头、头头尾,分别代表三个三爻纯卦:雷卦?、水卦?、山卦?,各占3/8 的三分之一,即1/8;得8分的,一头两尾,显然是另三种情况的组合:尾尾头、尾头尾和头尾尾,分别代表余下的三个纯卦:泽卦?、火卦?、风卦?,也各占3/8的三分之一,概率各为1/8。

 

说白了,这是一个简便的“随机数发生器”,保证了随机的结果,即八个纯卦出现的机会是完全相等的。这里补充一句,三个硬币在抛掷之前就须定出哪个代表初爻,哪个代表中爻和上爻。否则在一头两尾里,你就无法分清是泽卦还是风卦,在两头一尾里也分不清哪是山卦哪是雷卦了。

 

也许你会说,占卜的是六爻重卦呀,那又怎么做呢?很简单,抛两遍就是了。假设第一次的结果是9分,第二次还是9分,叠加在一起就是天天乾卦? ;第一次6分,第二次还是6分,叠加在一起就成了地地的坤卦?。不过事先你就得确定,第一次是代表上卦(外卦)呢,还是下卦(内卦),否则一次得6分另一次得9分的情况下,你就分不清叠加而成的六爻卦是地天的泰卦?呢还是天地的否卦?,究竟是“否极泰来”呢,还是“泰极否来”,这可开不得玩笑。

 

确定了三个硬币的编号次序,以及内卦或外卦的抛掷顺序之后,才能避免胡来。同样得7分,得分清是雷、是水、还是山;同样得8分,你须确定是风、是火还是泽。假设一次7分的结果是水,另一次8分的结果是火,你就不至于会犯七上八下还是七下八上的错误。你得到的是水火的既济卦?还是火水的未济卦?,出入极大,搞错可要犯大大忌的!

 

这里我们建议一个更简捷的版本,应用二进位的数值法作为占卜的道具,无论解构易卦的结构和排序,还是理解易经的整个体系,都会带来可观的便利,尤其在我们的信息时代,方便运用计算机来处理。把三个硬币编号成1、2、3,分别代表初爻、中爻和上爻。正面(头,即阴面)均为0分,反面(尾,即阳面)分别为1、2、4分。抛掷后,三个朝上的面的分数加总起来就成。譬如,头头头,三阴总数为0,即地卦;尾尾尾,三阳总数为7,即天卦;尾头头——阳阴阴,总数为1,是雷卦;头尾尾——阴阳阳,总数为6,是风卦,如此等等。得到八个纯卦的几率均为1/8,列出有如下表。

 


 

接连抛掷两次,第一次得到的三爻纯卦定为上卦(或称外卦),第二次得到的纯卦定为下卦(或称内卦)。譬如,第一次得到2,第二次得到5,就是(2,5)的水火既济卦?;第一次得到3,第二次得到4,那就是(3,4)的山泽损卦?,余皆可以类推。你很容易在下面的方图(图20.4)里面找到它们:既济在第二列第五行,损卦则在第三列第四行。你也容易找到(2,2)的坎卦?和(5,2)的未济卦?。前人把行称之为“宫”,如此,既济是水宫的第5卦,而损卦是山宫的第四卦。

 


 

图中可以看到,(2,2)坎卦?和(5,5)离卦?在方图的“主轴线”(西北-东南)上,而(5,2)未济卦和(2,5)既济卦则在“辅轴线”(东北-西南)上。占据一个方形的四个角,坎-离和既济-未济,这两对四个卦有什么关系?正像占据着整个方图四个顶角的乾-坤和泰-否两对卦有何联系?是极有意味的探索,我们以后会再来解释这张方图的丰富内涵。

 
杨、李两位先生的占卜方法,在形式上,和周易里正统的“筮占”颇不相同,但从风险决策的效果而言,两者有不同吗?这里仅简单介绍一下“筮占”是怎么回事。“筮占”所用的道具是蓍草,一种长于中国北方的多年生直立篙类植物。“筮占”是用50茎经过香薰的、长约尺许的干蓍草来进行的占卜。因其基于“大衍之数”的方法,又被称为“大衍蓍法”。本质上,“筮占”是借“植物灵性”来“沟通天意”的。

 

对于“大衍筮法”的过程,易传里是这样讲的,“大衍之数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,分而为二以象二,挂一以象三,揲之以四以象四时,归奇于扐以象闰…… ”(《易传》系辞.上)

其过程相当繁复,大致为:先取出1茎不用(“存体”);把“致用”的49茎蓍草分作两群(“分二”);再拿走1茎(“挂一”);然后分成4“扐”(簇),谓之“揲四”;结果以“大衍之数”来核定(“归奇”)。经过这样的程序成一变,“三变成一爻,七十二营、十有八变成一卦。”

 

北京大学的李零教授在这个领域极有研究,他把这个异常费时、费事、及费解的过程归结成下表,非常之简洁 :

 


 

本图摘自《中国方术正考》116页,李零,中华书局 ,2013年

 

“大衍蓍法”就其结果而言,我们不难看出,不外乎一个“随机数发生器”!

 

“大衍蓍法”的过程,不只现代人会感到茫然,古人也一定觉得很挠头。不用说,杨振宁和李政道先生是无法在美国重复这种“大衍蓍法”,来探询“宇称问题”的“天意”的,在那里他们连50根蓍草都没法找到。他们用的是它的简版“三钱蓍法”。

 

主要的问题,不在于用什么工具来占卜,而是在不确定前景下做决策他们为什么会用占卜?前文中我们已有谈到,人们需要信心,需要勇气,需要汲取信念力量,尤其在面临后果出入重大的高风险决定时,获得上苍的庇佑和眷顾往往不可缺少。祈求的名义、方式、工具尽可不同,从超自然的本源(Almighty)汲取信念力量,获得保佑的愿望则是相同的。占卜是华夏文明的一个特色,杨振宁、李政道先生出生成长在中国,他们不像西方同行那样,靠祈祷上帝来汲取信念力量,而是用易经来祈求天意的指引,实在不是太难理解的事情。

 

下面我们顺便再多说几句,这些也是大题目,值得我们以后展开作专题讨论。

初抵美国时,杨先生24岁(出生于合肥),李先生才21岁(出生于上海),他们就把易经的善本带到彼岸,足见两人的华夏情怀之深。中华文明的核心理念可以说已融入到他们的血液里了,用英语的一句话来讲,是born into bones。两人的品味都极高,杨先生的国学根基非常扎实,李先生对中国古代绘画的品鉴能力很高。杨振宁曾著文,论述物理学家的美学品味是他们探索真理的一大动力,而在美国学界广泛传阅。确实,简洁匀称为美。然而,简洁至难,非孜孜以求而不可得。

 

两位先生对易经的崇敬着迷,是否易经结构系统极其美妙的缘故,我们不得而知,有机会可以向他们询问。追寻他们之所以陶冶成如此丰沛的人格的缘由,我在想,对我们检讨和改革当今教育体制,或许会带来一些启示。

 

最后谈谈占卜应该有的心态。简括地讲,是如孔夫子说的“祭神如神在”,必须抱持虔敬的态度。朱熹在他的名著《周易本义》的开篇,对“大衍蓍法”的过程和仪礼,有相当详尽的叙述。那些熏香沐浴、齐洁衣冠、焚香致敬的礼仪,貌似繁复琐细,却是帮助人们“端正态度”的手段。打个不很恰当的比喻,要品享到茶的醇香,你还得遵循“茶道”的若干礼仪。占卜以求“天听”的人,如果缺乏虔敬的心态,欲以玩忽、轻率、投机,即韩愈先生所指责的“嬉” 的态度来占卜,是“撞不到大运”的。

 

“宇称探索”里就记载有杨李两位先生对易经占卜的遵循态度。1959年11月26日,杨振宁和李政道先生熏香沐浴之后,虔敬地展开了易经的书,求“天意”引导。他们问“今后两年内粒子物理学是否会有重大突破?”得到的是渐卦((6,3)风山卦?,周易里第53卦),是渐进的意思。两人果真决定缓进,不急于投入这方面的研究。他们接受易经指引的态度,也吸引了其他物理学家的同仁。例如,两人的一个好友,著名的荷兰裔物理学家帕斯(A. Pais)也求易经指引,他在1961年6月21日求的问题是,“是不是存在一个统一强作用、电磁作用和弱作用的普适法则?”占得的卦是需卦((2,7)水天卦?,周易里第5卦),有等待之意,即 “要等等看”。 孙涤 管理学博士,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商学院教授

CopyRight 2013 Powered by WWW.FSMBA.CN | 易经风水网站版权所有
地址:易经风水网站 风水,风水师,风水培训,学习风水,命理,八字,取名改名,易经  咨询QQ:524153840 / 524199848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 粤ICP备10005354号-1 统计